34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传说中的糊涂神 > 第025章 公子甚骚
    能得一个灵力高强的仙君眷顾着他的命根子,他本该轻松欢喜的,可一想到,这“命根子”随时都可能变成催眠符,君霖的心情就不太好了。

    见江近月眼巴巴地看着他掌心的细瓷瓶,他莞尔一笑,道:“想要?”

    虽然不知这到底是什么药,但燕迟归给她的东西,她私心里都不想给别人,点头道:“我不想白费了燕公子的心意。”

    “给你可以,须得回答本公子一个问题。”

    江近月不愿,又怕他拿出那套“我乃你主人”的姿态,便应下了。

    君霖沉吟片刻,问道:“你近来发病频繁,梦魇时总说些奇怪的话,不知梦魇的内容可还有印象?”

    她梦魇时会说奇怪的话吗?怎从未听人提起过?

    不过近几日,确实梦到一些零碎的片段,混淆纷杂,模糊的分辨不出真假。

    “太混乱了,只记得一点。”江近月看向君霖,“我都说了些什么?”

    君霖本想戏谑两句,却因她偏头的动作,想起前几天那蜻蜓点水般的吻带给自己的感觉,心中一阵悸动,故意压低声音:“你附耳过来。”

    江近月先头才吃过他的亏,转头就不记得了,听他这意思,那些话不宜大声说,连忙探头凑了过去。

    两人侧脸贴得极近,那清幽若兰的气息拂过君霖的面颊时,那一片肌肤忽然起了一层细细的粒,有丝丝的痒透过皮肉沁入心里。

    这种感觉前所未有,君霖想退开又有些不舍,十分纠结。

    而江近月浑然不觉,半天没听到他的声音,忙催问:“公子?”

    君霖应声侧首去看她,二人难能可贵的默契了一回,不曾想,双双回首的后果是——

    两人的唇无缝一擦而过。

    江近月僵得忘了动作,片刻后无声咆哮:“……这都什么事啊?”

    别有用心的某人极其没良心的趁机多蹭了下,而后退开些,作出一副被轻薄的模样,控诉江近月:“真是没想到啊,你居然趁机占本公子的便宜?你这个——登徒女子!”

    登徒女子瞠目结舌,无言以对。

    那明明是个意外啊!

    再说被占便宜的好像是她吧?

    这兔子霸道的很,在他眼里自己就是他的所属物,别说亲亲抱抱,就算吃了她都觉得无可厚非,可别妄想跟他论对错。

    唉!嘴上吃点亏算了。

    如此一想,江近月深吸一口气,装作浑不在意地抹了下嘴,说:“是了,登徒女子占美人便宜不是很常见么?公子何必大惊小怪?”

    呃——

    这是他调戏江近月不成,反被她给调戏了?君霖讶然,过了半晌,“噗”一声笑了起来。

    这笑声听起来怎么这么愉悦?

    可恶,有什么好笑的?

    吃错药了么?

    江近月完全不能理解君霖此刻的心情,趁他不注意,拿了细瓷瓶就走。

    看着逃也似的江近月,君霖笑的愈发开怀。

    有意思,他好像找到余生的乐趣所在了!

    哈哈哈~

    ……

    翌日,江近月一开门就看到某个认为自己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一颦一笑能迷死三界女子的男子,倚着她的门,骚首弄姿的冲她抛媚眼。

    “早啊。”

    这是玩上瘾了么?

    想要她配合,她偏不!

    江近月将君霖从上到下打量一遍,目光在那劲瘦的腰身处流连一番,过足了眼瘾后,一把推开他:“公子今日的早饭是药吗?”

    君霖身子朝边上侧去,凝着江近月的背影,心说美男计这么快就不顶用了?

    这姑娘变起来也忒快了!

    他赶紧追上去:“喂!”

    江近月驻足回望:“公子有何吩咐?”

    君霖察言观色道:“你难道就没什么要对我说的?”

    “公子甚骚,身材不错。”不等君霖给出反应,江近月正色道,“好了公子别闹了,燕公子一会儿就过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君霖见好就收,连忙道:“兔子呢?把它带上。”

    “在我屋里,公子不是恢复本体了吗?为何还要带兔子去?”

    “因为本公子太英俊了,我怕那些女人看到我会把持不住。”

    三句话内准有一句不正经。

    这种人越理他越得劲,江近月撇撇嘴,径直回屋去了。

    待江近月抱着兔子出来,就见燕迟归站在花架亭子里等她了。

    “燕公子早。”

    昆悟看了一眼她怀里的兔子:“阿月早,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江近月一边揉着兔子一边眯着眼睛笑:“喏,都在这了。可以走了吗?”

    “嗯,走吧。”

    两个时辰后,江近月同昆悟站在临江村的路口,被一群孩子围住不放。

    稍大点的孩子指着他们问:“你们是神仙吗?还是有钱人?”

    江近月极少跟人接触,生怕伤害到孩子,见他们过来,她就躲。

    可她越躲,那些孩子越往她面前挤。

    “兔子,好可爱的兔子啊,姐姐,能不能让我摸摸?”

    江近月摇头:“不能,它很凶,会咬人的。”

    “姐姐骗人,兔子那么小,怎么会咬人呢?”

    旁边的孩子十分赞同同伴的话:“江傻子说越漂亮的女孩子越会骗人,所以姐姐也是在骗我们对不对?”

    这话叫人怎么接?

    江近月哭笑不得,没想到自己会被一群冒着鼻涕泡的小娃娃给问傻了眼。

    她连忙向看热闹的燕迟归求助。

    昆悟与阿月相识的时候,他已经是十岁的少年了,那时的他也只比性情更闷的自己好一点点。

    经常是他笨拙的哄着自己。

    明明不擅长哄人,不懂得跟人交流,却总是笨拙的坚持着。

    昆悟上前几步,拦住孩子们,问他们:“孩子们,能不能带我去找江……”

    “江傻子吗?可以的,我带你们去,你们可以给我点吃的吗?”

    二人都没有带吃食的习惯,昆悟正准备掏钱,江近月竖掌制止他。

    “稚子不识黄白物,还会给他们带去祸端。”江近月说完,托着兔子的那只手掌伸向孩子们。

    “糖可以吗?”

    稍大点的孩子连连点头,一把抓去分完后,才带着他们进了村子。

    村子里的路并不宽敞,村口还有大池塘。

    江近月来过临江村,那次她走到池塘的地方,被一个突然冒出来的疯子追赶,吓得她逃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