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第一世家 > 第385章 不明白?就是拿你的眼瞅瞅他腚眼(求订阅求票票啦)
    无论如何,李世民都不希望父皇,就这么带着对自己的浓浓怨愤离开人世。

    “儿臣要向你证明,儿臣,比谁都有这个资格,成为大唐的皇帝。”

    “大唐,唯有在我手上,才会远胜前朝,父皇,请你好好活着……”

    李世民的目光远眺,看向大安宫的方向,袖中的双手,已然紧握成拳。

    大安宫内,已然沐浴更衣毕的李渊,显得有些漫无目的地在宫中游荡。

    自打生了这淋症之后,人生真的少了很多很多的乐趣。

    喝点羹汤,都要犹豫再三,像昔日消暑时,最喜欢的寒瓜,现如今到得夏天。

    只敢让人切得极小块,馋极了的时候,才小小地吃上一块指头粗细的瓜。

    为啥,不就是因为淋症所导致的病痛折磨。

    儿媳妇几次为了缓和自己与二郎世民之间的关系,邀请自己一同去行宫避暑。

    李渊也很想离开这喧闹的长安城,去享受一番,可是这淋症就像是一个恶魔。

    自己好歹也是长辈,更是大唐的开国皇帝,如今的太上皇。

    怎么愿意在漫长行进的队伍里边满身尿骚味?

    不说别人会用什么样的目光来看自己,就算是李渊自己也不乐意闻到那味道。

    而今日,说是已经治好了一位,跟自己一般症状的程老三……

    嗯,一想到程老三载着古怪指套,张嘴就是插腚眼的那一刻。李渊的脸再一次黑成了一块碳。

    真恨不得抄起一柄横刀让这个胡言乱语的傻小子也尝尝被插腚眼的滋味。he,tui!

    自己那数十年来,只出不进的部位,怎能受此等羞辱。

    就在一边瞎溜达一边疯狂吐槽的当口,却听到了身后边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上皇,皇后娘娘,携晋阳公主殿下前来给上皇请安。”

    “哦?兕子也来了?快,快让他们进来,朕这就去前殿。”

    李渊那原本阴郁的心情陡然一下子飞扬了起来。没想到,那个小开心果居然又来了。

    “对了,去,将朕上次派人做的那九连环拿来,还有,让人在前殿点上龙涎香?兕子受不了檀香的味道。”

    随着李渊的吩咐?让大安宫中的宦官与宫娥们都飞快地行动了起来。

    #####

    牵着兕子的长孙无垢朝着那位前来通传的宦官微微颔首之后,转过了头来?温声吩咐道。

    “有劳贤侄你在此等候?若是能成,会让人过来唤你入内。”

    “微臣……嗯?小侄遵命。”

    路上,已经让程处弼改口?不再称娘娘的程处弼迎着长孙无垢那略带嗔意的目光及时改口。

    长孙无垢这才满意一笑。“好了兕子?咱们进去吧。”

    “好的娘亲,程三哥哥一会见。”兕子萌萌地点了点头。

    还不忘跟程处弼打声招呼,这才迈开步子跟着长孙无垢步入了大安宫中。

    看着这对母女渐行渐远的背影,程处顷将治疗箱置于地上。

    这个称谓?程处弼总算是想了起来?这不就是那名历史上颇为有名的晋阳公主李明达的小名吗?

    程处弼能够感觉得到,李世民对于兕子那种发自内心的疼爱。

    嗯,远远比他面对李承乾这位嫡长子时的态度,似乎差点得忒大了点。

    而之前李恪这位蜀王殿下,也似乎吐过几回亲爹李世民的槽。

    似乎李世民这位大唐皇帝?对于儿子们没啥耐性,动不动就横眉毛绿眼睛没个好脸。

    再看今天李世民面对兕子时的表现?啧啧啧……真金白银的女儿奴一枚。

    已然看到了前殿时,长孙无垢脚步微顿?示意那名宦官离开一些,这才蹲下了身子。

    看着眼前聪慧伶俐的闺女?长孙无垢爱怜地替她拔了拔垂散的发丝。

    “兕子?记住娘之前交待的话了吗?”

    “记住了?皇爷爷不想治病,可是病不好,皇爷爷就会不舒服,所以,皇爷爷要听话。”

    听到兕子这番很认真的表述,长孙无垢嫣然一笑。“嗯,我们家兕子最懂事了。”

    “娘亲咱们快走吧……”笑脸灿若阳光的兕子主动地牵起了长孙无垢的手,朝前快步行去。

    “皇爷爷……兕子想你啦……”兕子这才随同长孙无垢跨过了前殿的门槛。

    看着那站起了身来的李渊,就奶声奶气地大叫一声,然后挣脱了娘亲的手,迈着小短腿朝着李渊跑过去。

    只这一个举动,那一声叫唤,差点把李渊心都喊碎了,两眼都有点发红地赶紧蹲了下来。

    “爷爷也想你呢,我的小乖孙女……”

    “来,让爷爷好好看看,我们家的兕子长得越来越漂亮了,跟你娘一模一样。”

    “皇爷爷,我娘也像我一样可爱吗?”

    兕子回头看了一眼娘亲,然后很骄傲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

    这话直接就让李渊笑得差点喘不过气来,长孙无垢也是笑得摇头不语。

    这机灵聪慧的兕子,谁也不知道她会冒出什么样的金句来。

    看看,这才寥寥数句话的功夫,便让初见时,眉宇之间尚有愁绪的父皇已然是笑得都快活不拢嘴了。

    #####

    “皇爷爷,你病了好久了,兕子很担心你,所以请娘亲带我过来看您。”

    “好,我的小乖孙女,真不枉爷爷这么疼你。”

    李渊欣慰无比地道,眼神里边满满的尽是慈爱与宠溺。

    “皇爷爷,我是你最疼爱的孙女吗?”然后,兕子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来,让李渊与长孙无垢都微微一愣。

    李渊认真地想了想答道。“当然了,这天底下,爷爷最疼的就是我们家兕子。”

    “我就知道,爷爷是最疼我的。”兕子笑得份外得得意。

    “那当然了,对了,这是爷爷给你的礼物,喜欢吗?”

    李渊拿出了一个用纯金打造,下方缀着各色宝石的九连环。

    “谢谢爷爷,我最喜欢爷爷送我的礼物了,真漂亮。”

    收起了礼物,兕子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没有了,认认真真地看着李渊。

    倒把李渊看得一脸莫明其妙。“兜子,你这是怎么了?”

    “爷爷,我想你答应我一件事,好吗?”兕子紧紧地抱着李渊的脖子,悄悄地在他耳朵边说道。

    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却让李渊心头一跳,轻柔地拍了拍兕子的背。

    也悄悄地凑在兕子的耳朵边道。“好,只要是我们家兕子提出来的,爷爷都答应。”

    “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