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第一长子 >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大家向往的生活
    一天之后长安城出现了一个奇特的街景,在崔家的裕隆赌坊和如意楼的前面,有人用丝绸将对面的房子给遮盖了起来。

    里面一直都在传出敲敲打打的声音,很多长安的百姓都很好奇里面这是在做什么。

    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很多长安百姓都会来这里看一看,这里是在做什么,因为人呀,都是有好奇之心的,这样反倒是让崔家的裕隆赌坊和如意楼的声音好了很多。

    不过,崔家也在打听自家如意楼和裕隆赌坊前到底是在做什么,只是,让崔家有些意外的是,他们打听到的居然是这里已经被李战给买下了,然后也要建酒楼和赌坊。

    “砰!”

    崔家之中,崔守正的爹崔岫将手中的杯子给扔了出去道:“这下你们开心了?”

    “大哥你发什么火呀?”说话的正是崔守正的二叔崔惆,这个家伙就是一个主战派。

    “我能不发火吗?”崔岫看着崔惆道:“我和你们说过了,不要动敦化坊,不要动敦化坊,你们知道不知道,敦化坊看着好像是李战的,其实他背后真正站着的是宫里。

    和宫里作对能有好果子吃吗?”

    只是崔惆对于崔岫的话语,有些不屑的道:“大哥他李世民算什么一个鲜卑人,茹毛饮血,以前在我们崔家在中原的时候,他们还是野人。

    坐上了皇位,就以为自己高人一等了,呸野人还是野人,我们动他怎么了,他能拿我们怎么着?”

    看着自己的弟弟,崔岫无语的道:“你呀你总是这样的自负,那现在怎么办,人家开始对我们直接宣战了,我们要是输了,就麻烦了。”

    “输?”崔惆笑道:“大哥,你也太小看我们崔家了,赌坊和酒楼我们经营了多少年,他李战才几岁,我承认他会弄一些东西出来,但是论酒楼和赌坊的生意,他给我提鞋都不配。

    更重要的是,大哥他的店铺开不开得起来还另说,你说要是突然走个水,一把火烧了,呵呵那也是天灾呀。”

    “你想干什么?”崔岫一个大惊。

    崔惆则是微微露出一个淡淡的表情道:“我想送他们一程。”

    “再来再来!”

    敦化坊的一处临时搭建起来的房屋中,这个房屋搭建的有点像厂房一样,里面此时一群人正在闹腾着,李战这个时候也在里面,身边有小月儿,李倖陪着。

    只见一名大约三十多岁的女子,正在一个舞台上说着再来,再来。

    而在舞台之中,则是有一些穿的很鲜艳戏服的人,称心也在其中,说真的,称心这一身书生装,比女人还要妩媚。

    其实这里就是排梁祝的地方,那些穿着戏服的人,都是李承乾从教坊中请来的人。

    哦这里要说明一下,教坊和教坊司不一样呀,教坊是置于宫中的一种教习音乐的地方,属太常寺,是很高雅的地方,里面的人员基本上都是一些会音乐的大家,唐朝宫廷是很喜欢音乐助兴的,当然了,除了音乐还有舞蹈等!

    而教坊司则是在明朝的时候设立,隶属礼部,负责庆典及迎接贵宾演奏乐曲事务,同时也是官方青楼,拥有众多乐师和女乐。

    哎呦那里面可不是人待的地方。

    对了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陈圆圆也是教坊司出身,而教坊司在明朝,也才开始真正变得让那些犯官的女眷谈虎变色,宁愿去死也不愿意进教坊司。

    因为这里面比青楼更加的可怕,毕竟接待的都是官员,所以来这里的人,大多是达官贵人,非富即贵。

    所以对艺人的要求自然会比一般的青楼要高得多。

    从站到坐,从吃饭到睡觉,从说话到怎么笑,一言一行都有严格的要求。

    那个时候的青楼女子不比现在的红灯区,光长得好看是不行的,你还得多才多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这些都是有专人来进行培训的。而那些犯官女眷之前养尊处优惯了,且不说受不受得了这份罪,光是那巨大的心理落差就足以让人崩溃。

    人一旦进了教司坊,就得听里面管事儿的人,让你干什么就得干什么。

    不听话的话就是一顿毒打,饿上几天。

    里面那些管事儿打手早已混成了人精,就算是一顿毒打也不会在身上留下半点儿疤痕,一旦破了相,就只能沦为杂役了。

    有些刚烈的女人誓死不从,又不好带出去直接伺候客人,就会被管事的叫上一些人轮番凌辱,然后被虐致死。每年都会死一些人,也没有人会去追究这些人怎么死的。活下来的只有那些乖巧听话的,被逼去伺候别人,供人娱乐消遣。

    最后也免不了一个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的下场。

    “好好继续就是这样!”台上面,一位女子也就算是现在的导演,正在很用心的排着梁祝这出戏。

    哎呀李战是很开心呀,他没有想到,自己只是贡献了剧本,跟着又和这位叫采菇的女子说了一遍什么是话剧,一个大概的轮廓。

    跟着,这位采菇就开始了排练,不但将李战的话剧给排了出来,并且还在里面加入了歌舞,哎呦是真的太好看了,第一次李战完完全全的佩服起了这位采菇。

    李战也对这位采菇做了承诺,只要这出戏她排的好,那么李战就将她的家人都给接到敦化坊来,不但给工作,还给分房子。

    这个承诺是采菇最大的动力,每天是天不亮就彩排,有人一定会说,天不亮彩排,那些被彩排的人愿不愿意,给钱呀一天一贯钱,吃的也好,顿顿有鱼有肉有汤,那这里就是天堂。

    所有人都害怕自己不能再继续待在这里,都想着留下来,更想要前往李战的剧场酒楼,毕竟谁还不希望去自己向往的生活。

    “好非常好,现在我们排第二场!”采菇的声音再次响起。

    李倖这个时候看着李战笑道:“大哥其实我被采菇姑姑看中,本来是要饰演银心的。”

    “哦那你怎么没有演?”李战摸了摸李倖的小脑袋。

    “哎!”一声叹息:“娘说我不能演,我是小姐了以后还要我学什么针织女红,太可怕了!”

    “哈哈!”李战瞬间被李倖那苦恼的样子给逗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