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第一长子 > 正文 第三百章 侯君集的暗恨
    本来所有人都认为李战擅杀李安俨,李世民一定会大怒,即使有一个太子的弟弟,李战也一定会被打入大牢。

    因为李安俨是皇帝的人,你杀李安俨就是挑战帝危,你说皇帝能放过你,所以很多得到了李战杀了李安俨消息的人全部都等着看好戏。

    只是这戏还没有开始看,很快李世民居然下了一道圣旨,内容是李安俨媚惑太子,妖言惑众,斩不但如此,全家流放三千里,家财也被冲入了国库。

    说真的,这让大家都是很诧异,要知道李安俨可是李世民的心腹,可是现在居然被李战说杀就给杀了,而且更让人匪夷所思的就是,李战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连申斥都没有,这真的是太意外了。

    很多人都在想这李战到底是什么人?

    不过,别人想就想吧,这些事情和李战一点关系都没有,杀一个李安俨,李战现在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因为兰州一战,李战看了太多的死人,亲手杀人李战也没有感觉。

    此时的李战正左拥右抱的睡在床上,李荇安和杨巧儿像小猫一样乖巧的抱着李战。

    兴化坊李宅

    “说说吧我走之后,你们在家中都做了些什么事情呀?”抱着自己的两个女人,李战心中满是幸福。

    “我也就帮我爹弄弄我家的生意。”

    李荇安先开口道:“我们的肥皂和香皂在西域,卖的十分的好,我爹说了,以后还要加大采买,除了这些,我家也开始涉足粮食,不过,一切还只是草创。”

    “那你们陇右李家,现在真的是你爹李澄当家了?”李战问道。

    “怎么说呢反正我大伯现在不管事情了,就我爹当家只是我的那些堂兄堂弟们,一个个都是很不忿的样子,不过,他们也不敢说出来,因为他们现在是靠我爹活着。”

    李荇安的话说完,李战这边也是知道,陇右李家的人为什么不忿,那是将所有的错都归咎到了李荇安的爹李澄的身上,李澄还傻傻的接了,其实就应该学学李荇安他大伯,这才是一支老狐狸。

    现在往后一躲,火力现在全部都在李澄的身上了,他什么事情都没有,哎不服不行呀。

    只是李战虽然看的清,可是他没有办法叫醒一位装睡的人,所以李战还是选择观望,当然了,观望的同时,还在默默的保护着李荇安一家。

    “嗯!那你呢?”李战用手在杨巧儿的身上拍了一下。

    “我?”杨巧儿糯糯的道:“我就对不起李郎了,羊油蜡烛的制作方法被公布了我们最少要少挣几百万贯。”

    “这个事情呀!”李战笑了笑道:“不怪你,其实我也没有指望羊油蜡烛能挣更多的钱,毕竟羊油蜡烛太简单了,没有一点秘密可言。

    对了香水怎么样了,你们还在持续的配香水吗?”

    刚说完,这边杨巧儿就立即‘哦’了一声道:“李郎,你不说我还忘记了,就是上次你带会来的叫称心的男人,他配香水可厉害,他配的香水十分的好闻,很多人都喜欢。”

    “真的?”李战一愣,还有意外之喜。

    接着就听李战呵呵的笑道:“好那下次去敦化坊,我要好好的去看一看,对了巧儿,安儿,你们知道,崔家在长安最大的买卖是什么?”

    “崔家在长安最大的买卖?”

    李荇安和杨巧儿想了一下,跟着异口同声的道:“赌坊?”

    “赌坊?”李战脱口道。

    “是的就是赌坊,崔家靠着赌坊不知道赚了多少钱,而且一开就开了好几家,不管是平民还是达官贵人,只要喜欢赌两下的就都会去崔家的赌坊。

    我听说,一年有万万贯的利润呢。”

    “嘶!”杨巧儿的话,让李战一个惊骇,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这赌场能挣这么多的钱。

    万万贯呀怪不得这崔家这么有钱,不过玩赌坊的话,李战也可以,既然崔家这么不要脸,那李战也不再客气了,所以李战微微的点点头。

    这个时候,李荇安道:“嗯崔家酒楼很赚钱,除了这卢家的长安第一楼江枫楼之外,就是崔家的如意楼,也是十分的赚钱。”

    “还有酒楼!”李战又一次的点头。

    等说会了话,李战就有些迫不及待了起来,大被一蒙,春色无边。

    两天之后,李靖带着大唐的军队回城了,李世民弄了一个盛大的欢迎仪式,这次的大唐军队真的是历尽了千难万险才算是回来了。

    所以李世民也是故意的将仪式弄的大了一点,让所有人都开心开心。

    李靖,李大亮,李道宗,薛万彻,侯君集入宫受到了李世民的接见和奖赏。

    不过,等候君集回到了自己的家之后,一件事情让候君集大怒了起来。

    就在候君集受赏之后,开开心心的回到自己家之后,只是让候君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迎接他的并不是欢欢喜喜的家人,反而是自己的女儿候蕊馨哭哭啼啼的从房间中冲了出来,来到侯君集的身边可怜的道:“爹你要帮大哥报仇呀。”

    “什么?”侯君集一愣道:“馨儿,不要哭,快点告诉爹,你哥怎么了?”

    “我哥我哥我哥被李战给打了。”

    侯蕊馨说完,侯君集一个惊讶,连忙的问道:“馨儿,你说清楚,你哥怎么会被李战打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没有再说话,侯蕊馨则是用力的将侯君集给拉到了侯广亮的房间中,此时的侯广亮,露出背部躺在床上,那后背被打的是血肉模糊,这五十杖是真的五十杖,一点都没有徇私,也就只有侯广亮能挺下来,要是别人,譬如小豆子或是杜荷,那是必死无疑。

    “这是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了?”对了侯广亮这位儿子,侯君集也是十分疼爱的,看着此时自己的儿子被打城这样,侯君集也是满是心疼,连连的问怎么了。

    这个时候,哭泣着的侯蕊馨再次道:“爹这是李战让打的,是李战让人将我哥给打成这样,爹,你一定要为我哥报仇啊。”

    “是李战?”侯君集皱着眉头道:“他凭什么打你哥?”

    “不知道我只知道,那些东宫侍卫将我哥抬回来的时候,说是李战下的命令打的我哥爹,你看看,我们到底和李战有什么仇什么怨,他居然将我哥打成这样?”说完,侯蕊馨哭的更加大声了起来。

    一把将侯蕊馨抱在怀中,这边侯君集的眼神微微一眯道:“我知道我知道这是他在公报私仇,好好呀不管你李战有多厉害,我侯君集一定和你过两手,李战,你给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