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第一长子 > 正文 第一百九四章 禽兽李愔
    李愔这个家伙,真的很难说,有人说李愔这个人大智若愚,但是又有人说李愔这个人智商低下。

    为什么说李愔大智若愚,因为李愔活到了六十八岁,一直到乾封二年(667年),死于流配地巴州,由于这样,有人就说李愔其实从小就看得清形势,他知道他妈的前朝公主身份,是新朝君臣的心病。他知道新朝君臣十分困难拱翻隋朝,不行能让他这个隋炀帝的外孙接班,所以他根本就没有计划去争全国。

    反而是李恪有点看不清形势。

    还说李愔知道,生在帝王家,即使不想争全国,也难逃被朋友猜忌,以致于招来杀身之祸的噩运。他为了保命,使出混账大法,成心损坏自个的名声。李世民让他出任岐州刺史,李愔带着部下,声势赫赫出去打猎。打猎本来是很正常的,李世民也喜爱打猎,可是李愔打猎与他爸不一样,李愔打猎是让部队成心践踏大众庄稼。

    大众庄稼被踩坏以后,找官府报案。官府不敢处理李愔,只能让李愔下次当心点。李愔固不自封,持续践踏大众庄稼。官府没办法,只好上书李世民。李世民下诏勒令李愔珍惜大众庄稼,李愔不听,持续田猎。重复几回以后,李世民下诏骂李愔禽兽不如。此事典出《新唐书》李世民语:“禽兽扰于民,愔曾不如也!”

    李愔被老爸骂得禽兽不如,却成了他的保命符。李治登基后,他一奶同胞的哥哥李恪被长孙无忌诬害谋反,被李治赐死了。李愔受到牵连,李治觉得自个的六哥李愔名声太臭,对自个的皇位够不成要挟,就把他贬为庶人。李愔被贬为庶人后,觉得解脱了,总算能够好死不如赖活着了。

    李治还惦记着他的六哥,他觉得六哥没什么野心,让他当老大众也就是平民于心不忍,又封他为涪陵王。李愔招待封爵诏后,觉得是烫手山芋。他又故技重施,田猎践踏大众庄稼。本地官员去阻挠李愔,李愔还把官员痛打一顿。李治见六哥仍是那么个混账的六哥,这下子就更定心了,所以李愔得以善终。

    不过,更多的人认为李愔是智商底下的,所谓的善终,其实活的也是生不如死,巴州是什么地方,唐朝的巴州就是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唐朝的时候,那里可以说就是野人区,你连盐都吃不到,这样的善终要来干什么的,这个王八蛋,在长安就是搞风搞雨,完全就是一个混蛋。

    在长安还有李世民给震着,等后来到了地方,这位李愔更加的肆无忌惮,你是不知道,在他手下有多少亡魂,他要是真的大智若愚的话,就不会将自己坑的那么的彻底,李世民大骂禽兽不如,他是一点后路都不给自己呀,这可不是大智若愚能做出来的。

    “你儿子认识很多大官呀?”李愔来到李大福的身边嘿嘿的笑了一下道:“我这个人呀,就是不怕大官,本来我还不想让你死,现在呀我改主意了,我今天就要将你打死在这里,我看你儿子有多厉害。”

    说完,李愔起身对着自己的侍卫喊道:“给我打死他,出了事情我兜着。”

    这就是一个混蛋开始犯浑了,大智若愚自黑确实也有这样的人,但是李愔却绝对不像是自黑,更多的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叛逆和傲慢。

    有了李愔的命令,他的那些侍卫也就再也不留手,对着李大福就是狠狠的踹了两脚,而这两脚因为太狠,直接将李大福踹的惨叫连连。

    “大福!”一声凄婉的声音喊了起来。

    悦娘从一边冲了上去,一把将惨叫的李大福给抱住,跟着就听悦娘对打人的侍卫喊道:“你们凭什么打人,你们凭什么打人?”

    “又来一个?”李愔微微一笑道:“好呀今天来多少我杀多少,给我!”

    后面的话并没有说完,就听李战的声音响起:“就凭你也敢说来多少杀多少?”

    李愔往边上一看,等看到李战之后,李战的容貌让李愔一怔:“你是什么人?”

    “教育你的人!”说完,李战一个挥手,李战身后的欧阳冶,欧阳多多一起杀了出来,李愔的那些侍卫虽然想要挡,可是他们怎么可能是欧阳父女的对手。

    要知道影老还没有出手,就这么三下五除二,直接将李愔身边的侍卫都给打趴下了。

    “李战哥哥他要不要也一起收拾了?”欧阳多多指着一边脸色微变的李愔喊道。

    李战慢慢的走上前,来到欧阳多多的身边,看着李愔道:“他由我来教!”说完,李战看向影老一伸手道:“棍子!”

    跟着影老递给了李战一根大拇指粗的棍条,李战拿在手中。

    李愔大骇的喊道:“我乃是梁王李愔,谁敢!”

    后面的动我还没有说出,就见李战猛的挥下了第一棍道:“第一棍打你小小年纪浪荡青楼。”

    “啊!”

    ‘啪’的一声,打在李愔的身上,一条红印就出现,李愔被打的惨叫一声。

    不过,这还不是结束,第一棍下去之后,李战的第二棍又来了!

    ‘啪!’

    “啊!”

    “第二棍打你为非作歹祸乱百姓。”

    “你等着你等着我会让我父皇诛你九族的。”李愔恶狠狠的喊道。

    只是李战完全没有在乎的意思,第三棍,第四棍,第五棍,一共狠狠的打了十棍,李愔被抽的惨叫连连。

    李战则是淡淡的道:“第十棍打你为子不孝,让父忧心,这十棍你给我记住,如果有一天,你还敢在长安肆无忌惮,还敢按照自己的性子胡来,我李战定会再去打你。”

    说完,李战一把将棍子给扔在李愔的身边,直接将李愔给吓的身体一抖。

    接着立即就去看自己的父亲李大福了,简单了问了几句李大福的伤势,李大福在李战的面前露出笑容尽量的不让自己的妻子和儿子担心道:“我没事!”

    听到自己的父亲说没事,李战这才点点头道:“我们走!”

    不过,这个时候,就听李大福指着一边的一个小丫头道:“战儿,将她也带走。”

    “哎这可不行,她是我月馨阁的人,已经被我200贯卖了。”突然,一边的老鸨冲了出来。

    “我出500贯!”李战不容置疑的道:“钱去莜草集拿,人我现在带走。”

    跟着李战就挥了挥手,直接将那个小丫头给带走了,悦娘虽然有些不悦,但是此时李大福受伤,悦娘最终也没有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