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第一长子 > 正文 第一百三八章 疯狂的虐杀
    “主人!”

    一队黑衣人拜服在郑源的脚前,这个时候,郑源有些感慨的道:“我们多久没有见面了?”

    “十年!”领头的黑衣人道。

    “查出纸条是谁放的了吗?”

    “这!”领头的黑衣人抱歉道:“暂时还没有,因为我们刚刚聚集,而且!”

    后面的话没说,郑源就道:“算了,刚刚将你们唤醒能查到这件事情的人,也一定不是简单的人,不去查了,不管怎么样,我都是还要谢谢那位送纸条的人,至少他让我知道了一些事情。

    我呀十年前不相信别人一条道走到黑(郑源以前是李建成的班底,最忠实的粉丝!),虽然郑家没有人怪罪,但是我也深知我的罪孽,可是谁想得到,我这个人呀,此时的十年中又太相信别人,将自己的一切都托付给别人,只想悠哉的生活,可是谁知道,变成这样,真的是很可怜,不过我不喜欢被人骗所以去监视他们吧阻拦者,杀!”

    “遵命主人。”黑衣人离开,方向就是郑仟和花亦柔的所在。

    而此时的花亦柔和郑仟并没有在讨论祭祖事宜这一对狗男女居然滚在了一起,为什么这一对狗男女敢这么明目张胆,因为在他们的房间外,有一群忠于郑仟的护卫,所以两人才会如此的明目张胆。

    不过,现在郑仟的护卫都已经全部死在黑衣人的手下,这个时候,两人的丑态都已经尽收黑衣人的眼中。

    “没有想到二老爷居然是如此的人。”一位黑衣人气愤的道。

    “闭嘴!”领头的黑衣人骂了一声:“二老爷的为人还不是你可以评价的,现在回去禀报主人,下一步由主人来定。”

    “遵命!”黑衣人离去。

    等这个消息,送到了郑源处之后,正在喝茶的郑源,手中的茶杯掉落于地。

    “怎么会这样!”郑源的眼中散发出了浓浓的失望之色。

    “主人,现在请您给我们指示。”黑衣人跪在了郑源的面前问道。

    跟着只见郑源起身道:“我们过去看看!”

    “砰!”

    一声猛响,大门被一脚踹开。

    “谁?”正在缠绵的郑仟起身一个惊骇。

    “是我!”郑源慢慢的走了出来。

    “大大大哥你怎么在这儿?”郑仟愣了。

    倒是一边的花亦柔露出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怕什么仟郎今天正好将事情给说出来,我们早就在一起了!”

    “你真的就一点也没有喜欢过我?”郑源有些诧异的看着坦然的花亦柔:“当初,你可是拒绝了一位青年才俊的正夫人,跟着我做了妾室,你也因此说这就是爱我的表现呀?”

    “呸!”谁知道,郑源说完,一边的花亦柔就鄙视的道:“你做梦吧,喜欢你这个大我二十岁的老家伙,我有病呀,这么和你说吧,其实当初我和仟郎早就认识了,嫁给你也是无奈之举,只是因为我倾慕仟郎,才会不甘的嫁给你。

    我每天和你在一起,感觉到的只有恶心,每次和你一起之后,我都要洗好多遍的身子,还有你那充满恶臭的嘴,真的是让我不知道吐了多少回。”

    “噗!”一口鲜血从郑源的口中喷出。

    “大哥!”郑仟一个紧张,想要起身去扶郑源。

    不过,却被郑源身边的一位黑衣人给拦住了,说真的,此时的郑源是真的悲伤到了极点,他对花亦柔倾注了很多的爱,要不然,郑源也不会对郑锦这么好,明明不是嫡子,却给了嫡子的待遇,这都是因为什么。

    这一切都是因为郑源爱屋及乌,难道真的喜欢郑锦这个混蛋儿子呀,郑源一直都生活在被欺骗中,这种感觉让郑源的眼睛渐渐的红了起来。

    “郑锦是我的儿子吗?”郑源看着花亦柔狠狠的问道。

    “你说呢?”花亦柔一个反问:“你认为就你这一会的功夫,还有能力让我怀上孩子吗?”

    “混蛋!”郑源终于忍不住的咆哮了起来。

    不过花亦柔却一点也不怕的道:“混蛋又怎样,是你自己过于的痴心妄想,你就是一头老牛,你还想对我怎么样,我忍辱负重这么多年,我受够了你这头老牛,你知道我最想什么,就是最想你死。”

    “噗!”这是郑源的第二口鲜血。

    今天郑源算是被狠狠的伤到了,只见他腿脚有些不稳的道:“给我杀了这对狗男女。”

    话音一落,三名黑衣人持刀向前,郑仟喊了一声:“大哥有必要为个女人就要杀你亲弟弟?”

    “你还算是我的亲弟弟吗?”郑源一声怒喝:“你是将我当成你的傀儡呀,我相信你这位亲弟弟,所以我将家中的一切都交给你,可是你却这样对我!”

    说完,郑源闭上眼睛狠狠的道:“杀给我杀,全部都要死。”

    跟着,三名黑衣人再次持刀上前砍去,不过,让所有人惊讶的是,突然,郑仟不知道摸出了一个什么东西,往地上一扔,‘砰’的一声爆了起来。

    闪光之后一团烟雾就起来了,郑源被突然的这一下给弄的懵住了。

    而就趁着这一瞬间,郑仟拉着花亦柔就跑了出去。

    郑源见到人跑了,立即喊道:“给我追!”

    花亦柔因为被郑仟拉着跑的太突然,所以没有跑几步,一下子脚下一滑,摔倒在地上,这个时候,一名黑衣人,说时迟那时快,一个横劈,直接将花亦柔给砍死了。

    “郑源你敢杀我爱妾!”郑仟回头怒吼。

    郑源则是骂道:“郑仟,她该死,你也该死不管你跑到何处,我都会将你千刀万剐。”

    “好我等着你!”说完,郑仟已经跑到一堵院子前,跟着跳了院子而逃。

    “主人要追吗?”黑衣人立即问道。

    这个时候,郑源摇摇头道:“不追,也不能追,马上和我却接管郑家所有的一切,宣布,郑仟因调戏我的妾室花亦柔不成,所以丧心病狂的杀害了花亦柔。

    我要将郑仟从我郑家除名,并风光大葬花亦柔。”

    “遵命!黑衣人一起喝道。

    就这样突然荥阳郑家发生了一件大事,郑家家主的弟弟,居然因为想要猥亵自己哥哥的女人不成,跟着杀了自己哥哥的女人。

    郑家家主伤心过度,病倒在床,现在郑家的一切暂时都交在郑家嫡子郑绵的手中。

    现在郑家所有人都在通缉郑仟,不过,郑仟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谁也没有找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