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春雷1979 > 正文 第128章 托人探敌情
    一年之计在于春。

    对于农民来说,更是如此。

    这个时节,柴家坞生产大队的社员们,正在支书韩占奎的指挥下忙活着春耕。

    耕田、除草、下种、施肥,白天几乎忙得脚不沾地,连午饭都是在地头山解决的。

    韩春雷是踩着点回来的,所以第二天一早就去了县里的党校报到,进行为期七天的学习。

    就在韩春雷进党校的同一天。

    住在庆春路旅馆里的沈融,也接到了深圳那边的电话……

    “什么?还要加快进度?陈副会长,我已经加快了呀。你是不知道杭州这个地方,城市不大,处处是山。”

    沈融借用着旅馆前台的电话,对着电话另一头的陈永攀吐着苦水,“你不晓得,那些产茶的村子,都在山里头,这个月我爬山钻林,腿都细了一圈。”

    陈永攀:“呵呵,你搞这么辛苦,有咩进展啊?”

    “有啊。”沈融得意地道,“我上次不是说,我跑了十几个产西湖龙井的村子吗?现在基本情况我已经摸清楚了。他们这边大部分的村子,还是以供销统购为主。我就重点做做这些村子的工作。陈副会长你放心,稳步推进!”

    “推进个屁。你速度再慢一点,春茶都下市了。你到现在都冇查出他韩春雷的入货渠道,你这叫有进展?”陈永攀在电话那头气得直拍桌子。

    “陈副会长你消消气。这边的政策没有深圳宽松。谁到村子里收茶叶,会说自己是谁吗?不怕被公安抓啊?我打听了好多村子,也没人听过韩春雷这个名字。”

    沈融一脸讨好的样子,对着电话那头的陈永攀堆笑道,“不过会长放心,我已经锁定了几个目标!放心啊!接下来等我好消息!”

    “放心,放心你老母啊!你到时候完不成任务,看你怎么跟段会长交代!”陈永攀说完,啪地一声挂了电话。

    嘟嘟嘟……

    听筒里只剩下一阵忙音。

    “丢你老母啊!”

    沈融拿着听筒,隔空啐骂,“真当自己这个副会长是个官了?呸!狗屁!”

    沈融骂爽了,才注意到前台姑娘看向他的眼神,一张老脸立马又堆上了猥琐的笑容:“小丽,你今天几点下班?下班沈哥带你去荡马路呀?”

    ……

    ……

    七天后,韩春雷结束了党校学习,回到了柴家坞。

    当天晚上,他就提了两网兜的东西,去了一趟韩占奎家。

    四月下旬,虽然天气回暖,但到了六七点钟的光景,天也已经擦黑了。

    韩占奎家的院门早早的就落了锁。

    笃笃笃!

    “占奎叔在家吗?”

    “谁啊?”

    应声出来开门的是韩占奎媳妇。

    她开门一见是韩春雷,顿时满脸欣喜,“是春雷啊。快进来!快进来!哎呀,你说你来就来吧,怎么还带东西呢?”

    “一点心意。”韩春雷笑着把东西递了过去。

    “是谁来了?”此时韩占奎的声音也从屋里传来。

    “是春雷!”韩占奎媳妇一边应着话,一边伸手接过了韩春雷的两个网兜。

    “春雷来了?欢迎,欢迎!呃……”

    韩占奎从屋里走了出来,一眼就看见媳妇手中提着的网兜,里面装着两瓶洋河大曲。

    他顿时就变了脸色。

    “春雷,你这娃太见外了啊,来叔家里提这么金贵的东西做什么?老伴儿,这可不是三瓜俩枣儿的,你赶紧把东西还给春雷!”

    韩占奎媳妇满脸的不情愿,心里直骂韩占奎老古板,死脑筋。

    韩春雷赶紧道:“占奎叔您别着急。我今天来,是有事儿求您帮忙,所以这礼您不白收。”

    听韩春雷这么说,韩占奎这才不再坚持,引着韩春雷往堂屋里走:“咋的了?是党校学习有什么情况?”

    “不不不。”韩春雷赶紧摆了摆手,“是我生意上的一些事。”

    韩占奎示意韩春雷坐下,又让媳妇进去倒茶。

    “婶,倒点白水就行。晚上喝茶我怕睡不着。”

    “行!”

    韩占奎媳妇高高兴兴地拿着两瓶洋河大曲进了里屋。

    韩占奎坐下来,刚要掏烟,韩春雷已经从兜里摸出一包红双喜来,递了过去,道:“来,叔,抽我的!”

    “行,你这烟好,抽你的!”

    嗤!

    韩占奎划拉了一根火柴,把红双喜点上,美滋滋地吸了一口,才问道:“你生意上啥事啊?”

    “是这样……”

    韩春雷也不隐瞒,把自己在深圳被茶业协会那帮人排挤,以及翁家山村里开始减少给村民分茶叶的事儿,一五一十全须全尾地说了一遍。

    在韩春雷说的时候,韩占奎媳妇已经倒了两缸子白水端了过来,放下之后也不走,就坐在边上打着毛线,支着耳朵听。

    好一会儿,韩春雷才把事情讲完。

    当然,像韩占水、老吴他们偷奸耍滑,在茶叶里搞小动作的事情,他就只字不提了,毕竟答应了他们。

    “春雷,你是怀疑这茶叶不好收,是深圳那个什么茶业协会的人,来咱们这边捣的鬼?他们有这么大能耐吗?”

    韩占奎抖了抖烟灰,问道,“有没有可能是今年供销社加了统购的量?兴围村你知道不,就是我们隔壁公社的,他们那里产萝卜干,我听说他们村今年萝卜干的统购指标就增加了不少。”

    兴围村,韩春雷当然知道,大名鼎鼎的萧山萝卜干的产地之一。

    他皱了皱眉,摊摊手,道:“这个我也说不好,主要是觉得这个时间点,有点太巧了。”

    这几天参加党校学习的空隙,他也一直在反反复复的琢磨,这个茶业协会的手,能不能伸得这么长?

    按理说,一个外省的民间协会组织,在深圳本土茶叶市场也许还有点影响力,但是来到几千里外的杭州,啥也不是啊。

    但偏偏所有的时间点,都卡的正正好,太过巧合了。

    韩占奎媳妇在旁边听着,这时候插了嘴:“要不我明天就回一趟娘家,让志科帮你打问打问?”

    翁志科,韩占奎媳妇的三弟,也就是帮着韩春雷收茶叶的那个。

    不过要是光是打听翁家山的事,韩春雷也就不用特地跑一趟韩占奎家了,他自己也能联系到翁志科。

    “谢谢婶子了。”

    韩春雷继续说道:“占奎叔,我不光想打听翁家山的情况。杭州产龙井的地方不少,杨梅岭、龙井村、满觉陇、云栖、虎跑、梅家坞……就算是按照占奎叔的说法,供销社今年增加统购指标,应该也不止一个村子这样吧?不管是什么原因,我就想了解一下情况,心里好有个底,要是之后茶叶都像现在这么不好收,那我就要想想其他法子了。”

    “你说的有道理。”

    韩占奎点了点头,赞同了韩春雷的看法,随后问道:“于会计不是在收其他村子的茶叶吗?他没听到什么风声?”

    韩春雷:“没有。于会计今年才开始跑。他跟占水叔和老吴叔那会不一样,他俩跑翁家山那会儿,不是有婶子的娘家在帮衬嘛。于会计却是两眼一抹黑,啥事都要从头开始。人还认不全呢,哪里知道今年跟往年有什么变化?”

    “也是。那春雷你的意思是?”

    “我也不跟叔您拐弯抹角了。其实我就是想让您想法子帮我打听打听。您在咱们村当了这么多年的支书,认识的人肯定比我这个小年轻多。”

    “杨梅岭、龙井村、满觉陇、云栖、虎跑、梅家坞……”

    韩占奎苦笑道,“春雷,你真太高看你叔我了,咱们在萧山县,人家在杭州市。我这么一个小小的村支书,能认识人家?”

    “老头子,你这是什么话?

    ”韩占奎媳妇停下了打毛线的手,“平日里,你不是拿自己这支书,挺当回事儿的吗?左一个工作,右一句开会,开口闭口还上级指示。怎么?这真用上你了,就掉链子啦?”

    “那是两回事,我确实不认识人家啊。”韩占奎无奈。

    “不用全打听。叔你能帮我打听到两三个就成。总不能这么巧,就翁家山的茶叶不好收吧?”

    韩春雷的思路很清晰,就算真的是茶叶协会的人在使坏,那他们也不可能,一开始就知道韩春雷办事处的茶叶,主要来源地在翁家山。

    所以如果真是这帮人在幕后捣鬼,他们肯定转悠过不少其他村子。

    “就是啊,就两三个村子,都打听不到?你托托你的那些个朋友,能死啊?”

    韩占奎媳妇儿凑过来,轻轻拧了下韩占奎的胳膊,说道:“不是有那么句话吗?人托人,能上天!这样春雷,不行婶给你想想办法。我爹在我们村里辈分高,我让他去托翁家山的村长,让村长去打听打听别村的情况。”

    收了韩春雷两瓶洋河大曲这么重的礼,韩占奎媳妇格外积极热情。

    韩春雷笑道:“这敢情好!谢谢婶子!”

    “谢啥!”

    “行了行了,你就别在这添乱了!”

    韩占奎被媳妇一阵抢白,真是哑口无言,苦笑道,“就你爹那个暴脾气,别到时候事情没有问出来,倒跟村长呛上了。”

    “那也比你强不是?你要看不上我爹,你自己咋不去问呢?你说你要装电话,人春雷二话不说就是掏钱!现在,人孩子有难事,求到你的头上了。一不违反原则,二不犯错误。你还支支吾吾的。”韩占奎又被媳妇儿一顿抢白。

    韩占奎竟有些臊得慌。

    韩春雷道:“占奎叔,这事确实对我的生意影响挺大的,您就帮帮忙呗。另外,这办事儿的时候,该花钱的地方咱就花钱,您也心疼钞票!”

    说话间,他从裤兜里掏出一沓子钞票来,数出十张大团结,放在桌上推了过去,道:“叔,这些钱先使着,要是不够花,我再加!”

    “这……这不是钞票的事啊?”

    韩占奎眉头紧皱,犹豫了好一会儿,才道,“这样吧。一个是你婶刚才的法子。他们那个村长,我也见过两回,我跟我老丈人一道去。其他的村子嘛,我也问问人,但是,成不成的,叔可不敢打包票!”

    “哪有接生还管生儿子的?叔你肯帮我去打听,我已经感激不尽了!”

    ……

    此事一谈妥,又略说了会儿闲话,韩春雷才告辞离去。

    屋里只剩下韩占奎两口子。

    韩占奎有些不满地批评道:“老伴儿,以后我跟人谈事的时候,你一个老娘们少插嘴。瞧瞧你今天那话挤怼的,老子差点下不来台!”

    “咋的了,我还说错了啊?我说你干了一辈子的支书,就是个死脑筋。”

    韩占奎媳妇理直气壮地道,“没人家春雷赞助那四百块钱,柴家坞村部能装上电话?我能有守电话的好差事?春雷的生意要是黄了,我家三弟收茶叶的差事,不也得黄了?你知道单单那点明前龙井,我三弟比往年多挣了多少钞票吗?还有……”

    “什么?”

    “你知道,春雷今天给你送了啥礼不?”

    “两瓶洋河大曲,我看见了啊!难道还有别的?”

    “废话,还有这个!”

    韩占奎媳妇儿从网兜里掏出一件东西,说道:“就冲这玩意,你也得帮娃一把!你自己寻思,柴家坞哪个后生,能像春雷这么大方孝敬你?”